益智课堂教学中的“提炼与总结”三忌

张立静

良好的结尾是一节好课的重要组成部分,它可以将一节课所学内容系统、完整地再现于学生面前,不仅给学生头脑中留下深刻的印象,而且使学生体验到掌握知识的喜悦,进一步激发学习的兴趣。好的课堂总结有系统归纳、概括巩固、提炼升华、置疑生趣、引导运用等多种功能。日常教学中教师在总结环节常用的方式包括回顾整理、提炼与总结、鼓励和评价、布置作业、安排练习等等。其中,“提炼与总结”最能体现教师对一节课教学内容理解与把握的深度。

在大量的课堂观察中,我们发现,很多学生并不清楚“提炼与总结”究竟需要回答什么内容。比如有的学生会回答:通过这节课,我懂得遇到困难应敢于挑战;我发现和同学一起合作可以找到更好的办法;还有的同学会总结:我学会了玩××器具,我学会了遇到问题应该多动脑子……这种表述相对空泛,使课堂总结流于形式,没有与整节课的思维活动和思维过程紧密结合起来。本文将结合益智课堂的特点,针对“总结与提炼”常出现的典型问题,提出“三忌”,以期对广大教师有所启发。

一忌“提炼与总结”抓不住重点和要点。

“提炼与总结”的重点意图在于,通过启发学生自觉分析、概括问题解决的方法和思路,提高学生对探究过程的认识水平。除此之外,还要帮助学生把初步掌握的知识、技能、思想方法加以提炼升华,注意将知识的逻辑性、系统性与小学生的认规律和智力水平有机结合起来,使学生既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。

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提炼总结应包含三个层次的内容要点:首先,需引导学生从“知”的层面尝试提炼和总结,何为“知”?在益智课堂中,“知”是指认识活动所产生的结果,即“知识”。因此我们在这一层面主要是让学生学会陈述自己的学习收获,包括学到哪些知识和解决问题的方法、技巧、规律和策略。

其次,可引导学生在总结“知”的基础上,还要能够对“致知”的过程有所把握和了解。在这里,“致知”是指获取知识的过程、方法或能力,旨在让学生学会描述思考路径,清楚自己是如何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、技巧、策略和规律,藉此培养和优化学生的思维模式。

第三,通过提炼总结,使学生能在应用层面拓展和迁移,明白何时何地可以应用到自己所学的新知识和新思维技能、方法。

教师在鼓励学生对一次学习活动进行提炼总结时,达到后面的两个层次其实非常有难度,故前期可先从第一层次开始,当学生能够清晰地围绕器具本身陈述自己的学习成果与收获之后,再逐渐向第二、三层次过渡,最终培养学生思维的自觉性,即知道自己获得了哪些知识和方法技能,清楚自己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路径,并且这些知识和技能能够学以致用,对自己解决其他问题有所启发。

二忌“提炼与总结”时提问引导过于笼统。

学生的回答能否抓住要点,教师的提问引导非常关键。若教师的提问是:同学们这节课有什么收获和感受,谁愿意来说一说……类似于这种笼统的开放式提问,很容易导致学生的回答流于空泛或者跑题。

在益智课堂上,每一款益智器具都有相应的“玩法”或“解法”,其中也隐含着一些规律和技巧,这些内容大致属于“知识”层面。尽管是同样的学习内容,但学生掌握这些“知识”的方式可能大不相同,而不同“致知”方式所包含的思维训练内容和价值也大不相同。相比而言,我们更看重一款器具的“致知”过程,看重它所能引发的思维过程。那么教师在引导学生进行提炼总结时,宜着眼于这个层面进行提问,且教师的提问越具体、越明确,指向越清晰,就越能够对学生起到引导的作用,比如:通过这次学习,同学们认为破解这款器具最关键的是哪一步?你是怎么想到这一步的?这款器具包含哪些干扰条件?你是如何排除这些干扰条件的?你又是如何利用有效条件的?通过破解这款器具你学到了哪些解决问题的好方法?你觉得这种方法还可以用在哪里,能举个例子说明吗……如此来设计问题串,有利于“逼着”学生去深入思考这节课究竟带给自己什么,促进学生对思维过程的理解和内化。

三忌“提炼与总结”的形式过于单一。

“提炼与总结”这一活动本身对学生抽象思维水平要求较高,然而小学生正处于由形象思维向抽象思维过渡的阶段,尚不能自觉地运用概括、归纳、分析等思维方法进行总结。这就需要教师在此环节,能够有意识地根据教学目标和教学情境,结合学生的思维特点,灵活选择“提炼与总结”的形式。

“提炼与总结”本身并无固定模式可参照,但也有一些常见的总结形式可作为参考,譬如:1.回顾本次教学活动的重点与关键点;2.让学生口头总结学习收获或陈述想法;3.启发学生思考在何时何地可以应用到他们所学的新知识和思考方法;4.让学生展示思维成果(如器具的拓展玩法、器具破解的不同思路、作品展示);5.答案揭秘,与导入部分的问题、悬念、困惑相呼应;6.将本节课的核心内容提炼出关键词,以板书形式呈现。7.鼓励学生用思维导图形式记录问题解决的过程……对于学生而言,最后两种呈现方式相对直观,符合学生的认知特点,教师可在教学实践中着重探索。

从思维素养培养的角度来看,让学生提炼与总结,这一任务本身就是一次思维培养的机会,比如可以培养学生的抽象—概括能力,判断—推理能力,元认知能力等等。因此,教师在日常教学实践中,应尝试探索多种引导和呈现方式,循序渐进提高学生的提炼、概括能力,使其最终能够从思维的视角审视自己的学习过程与收获。